柴舍尔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柴舍尔 CheshireX
谢谢你的喜欢

HistoricalPics:

澳大利亚墨尔本长大,现在美国工作生活的插画家Ilya Milstein。

尐梦:

“我的技能是父亲那双手送给我的礼物。”

HistoricalPics:

欧洲议会意大利代表Licia Ronzulli带着宝宝Vittoria开会至今已经两年了,小姑娘长大了很多。

【R18G】【工作细胞darker than black】【白红】《疟疾时期的险情》

重水冷却塔:

(灵感来自 @天虞山下昆仑海 ,太太脑洞万分炸裂,niubility!【抱拳】)


!!!Warning!!!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警告再选择是否继续


 


1. R18G剧情,恶心肉疼向,内含触手、产卵、寄生、拳/交等场面,自然主义残酷文风


2. 人设崩坏,三观变态,剧情生硬bug多,有原创角色和大量私设


3. 全文7037字


 


都OK的话↓




wb: http://photo.weibo.com/2245352127/talbum/detail/photo_id/4262587819967353/album_id/3561290203893406


p: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9728678


网盘: https://pan.baidu.com/s/1zGuCcQsCyHBTostzblCzPA密码:oe9e

【白赤】假戏真做

祁茶-:

♥是个想写的老梗。说好不无脑甜,打开word我又失了智




♥极其之傻的小短剧




♥我好爱让4989做助推力哦因为他让我觉得他好聪明




OK的话↓








————————————————


 




等等……别松手,别这么早。


 


 


 


——————————————————————————


 


 


“所以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这是一个来自红血球后辈4201丝毫没有任何波澜的象征性发问,连音调的平仄都不明显。她抱着胳膊倚着血管壁慵懒感受着眼前白血球1146和红血球前辈3803手牵着手,脸一起涨成无差别血红蛋白色在她面前杵着,两个人加起来都讲不完整一句话的架势,就好像看着那边的甜品铺子每天都提供的奶油草莓冰激凌或者拐角处饮料机按下右数第三个按钮就会流出焦糖色卷着麦香味茶水的地方,其实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惊叹的爆点。硬要拧一个出来的话,大概就是两个人此时似乎戳一下,随便哪里,脸或者后背,就会有烟冒出来的状态了。


 


 


 


红血球3803想开口解释什么,但她此刻紧张得整只细胞都有点不太妙,以至于在后辈面前又一次哑到无言——上一次还是因为那似乎越交代越多的工作。她漂亮的蜂蜜色眼睛慌到无规律地上看下看右看,就是不敢往前看和往左看。往前看是她那个显然对他们有很深误会并已经得出结论的后辈,往左看是现在和她手牵在一起的白血球1146,和她是一样的表情——虽然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她没有牵手的那只在拼命摇着,好像在否认,喉咙却好像被过量的巧克力堵住了发不出一丁点声音来。


 


 


 


白血球1146则是害羞中带着积雨云层一样厚的愧疚。他也是不敢向右看的,也想要躲避4201那意味不明的目光,于是眼睛就死死盯着左边血管壁上一个小小的胆固醇凸起,假装那东西是个吸走他全部注意力的黑洞,然而他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那只被他握在掌心里的她的小手——那只手现在正有一点些微颤抖——那里。他后悔把她卷进他们白细胞在和平日子里常会玩的一些小游戏里了,1146觉得会变成这样,他一定已经让她过于困扰了,虽然这想法让他有一点他自己也读不懂的微妙失落感。


 


 


 






 


 


行了,是时候回忆一下变成这情况的原因了。其实本来很简单,在身体里很多危机是可以不经由白细胞就被处理的,危机日子总还是少数,于是他们几个白细胞在闲暇的时候会玩点什么小游戏打发时间——当然都是从脑细胞那里学来的,比如飞行棋,比如扑克牌——当然他们都得自己动手做。也会有国王游戏这样的抽签游戏,不过基本会提出的都是“1号去肺部巡逻一圈”或者“5号去接两杯麦茶来”这种很无聊的要求。情况只是在3803刚刚完成工作碰巧(真的只是碰巧——1146必须强调,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她的碰巧总是这样多)路过的时候发生了改变。4989和2048率先叫了她一声,问她要不要来参与一小会专属游戏,于是她好奇点头跑了过来,目光对上他的时候唇角上浮快乐一笑——她专属的笑容,最近尤其会让他有点因为心跳加速而眩晕一秒,他想她真的很让他在意,也许是因为她看起来比别人要红些的头发,再或者是因为他遇到她的频率过高,再或者,也就没什么理由,只是他在意而已。白细胞们给他身边让了个位置,于是3803自然地坐到他身边,虽然这场景很常见,可被一群人围着时,他竟然有那么一点局促不安。


 


 


 


 


 


他想他那群白细胞战友肯定暗中达成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共识,虽然在大家提议玩国王游戏的时候,他没想太多就同意了——反正也是原地转圈或者找点什么提得起人兴趣的东西,完全没料到这个“反正”会让他后悔。好吧,前两个回合至少还是正常的,2048站起来转了三圈,4989大喊三遍我是白血球里最帅的并毫不意外接下旁边白血球的爆栗,身边的她也微微笑起来,很被这简简单单的快乐气氛感染。然而1146宽心得还是太早了,因为第三回合4989拿到了国王,勾起一个玩闹心很重的坏笑之后,要求道:


 


 


 


“5号和7号做半个工作日的情侣。”


 


 


 


1146被这和之前差别太大的要求小小吓了一跳,想提出疑问又不想扫兴。看了眼手上的纸签,黑白分明的5号。他心下隐隐不安,祈祷了半秒这所谓情侣的对象是他哪一个兄弟,并且不会有什么出格的附加要求——他错了,不祥的预感是不会骗他的。他试探着向旁边看了一眼——他今天真的很小心——红血球3803那张签上一个写得很像1的7。她被点了名,不知所措地看看手上的签再看看4989,1146都能读到她眼里快掉出来的大问号。


 


 


 


如果日常小路上处处有水坑,那么他一定是失足踩进了能溅出狗血的那一个。他觉得4989存心整他,可他又找不出证据,只能坐立不安干发呆,这时3803的声音小声响起——某种意义上她真是让他恢复思考的救星——试探着问4989:“请问5号是哪一位?”


 


 


“5号的先生或者小姐站出来吧?”4989眯起眼睛,月牙一样,笑嘻嘻的,而且并没有往1146这边瞅——他看起来像头无辜小绵羊。1146只好无奈站起来示意,他这时候就不太敢看3803,但还是想知道她的表情。3803正好在这个时点也抬起头看他,四目相对让火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一下爬上她的脸,肩膀剧烈地抖了一下。“请问,”她吞掉了一个音节,声音有点抖,好像钢琴键上错了个音从白键飚到了黑键。“做情侣有些什么具体的行为要求吗?”


 


 


1146看她那不知道是因为窘迫困扰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苹果一样的脸色,很想告诉她不用把这玩笑性质的游戏太当真,如果太难受的话不做也可以。但还没等他提议,4989已经结束他的托腮思考回话3803了。而3803,她看上去困窘却认真,带得1146有点迷乱。


 


 


“这样,我这有种可以拿来当胶水的物质。”——鬼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从哪里搞来的东西?1146腹诽。“这胶水挺好用的,你俩就把手黏在一起散散步。记得遇到熟人以后别否认情侣关系。”4989眨眨眼,看上去竟然还有一点古灵精怪小巫师的感觉,但1146现在并不想管这个,他满脑子都是怎么做好让3803觉得没那么被他们无厘头的游戏难受到,虽然他并没有一个合理答案。“半天之后找我来解除你们的禁锢。”


 


 


 


其他白血球现在都站起来堆到了一起,把1146和3803就那样晾在那。1146不记得他和3803的手是如何被连在一起的,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抓着她的手了,粘得紧紧根本分不开,与此同时中暑般的高温笼罩着他们。他该想办法甩开来着,可甩开不就代表他讨厌她——他绝不是反感她的,硬要定义他对她的感情的话,该用什么词形容呢……其实真的很在意?很喜欢?可这喜欢又是哪一种?对他来说太难定义了。他只好祈祷这半日时间赶紧过去,不要给她添太多的麻烦。而他的队友似乎不像他一样想要息事宁人,其中一位还悄悄吹了个口哨。1146转身想带3803赶紧离开,这时不知道哪位好死不死喊了句:


 


 


 


“1146,你梦想实现了!”


 


 


接着是海浪一般拍过来的讨论:


 


“你平时有事没事就提她!”


 


 


“你们还记得他说她很可爱吗?”


 


 


 


1146拉着3803逃掉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太想让3803知道他提起她的频率(况且真有那么多次吗?1146觉得自己变成了鱼的记忆),于是他当机立断选择离开现场。他猜自己的手一定发烫了,而3803肯定听得到那些不上不下意义不明的对话并感受到他手温变化这点又增加了他的郁闷度。她从刚刚起就没有再吭声,仿佛在拼命想什么能说出口的词语,也仿佛他去哪里她就会跟到哪——让他的心悬在胸膛口无论如何掉不下来,想道歉想询问又开不了口。于是等他的脑袋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遇到了熟人4201,且她已经提起一点兴趣却根本不惊讶地看着他们了,而身边的她正在想办法说明情况。这任务简直登天的难——又要解释清楚“这是因为游戏”又要解释一下“我们被迫牵手了”,最后可能还得为这尴尬的空气添加一点代表小愉快的荷尔蒙味道。实在是太难了。


 


 


 


 ————————————


 




“不是挺好的吗?总算在一起了。”4201挠了挠下巴,给3803语无伦次的失败语言组织画上一个休止符,换了个站姿继续靠在血管壁上,“前辈也不要害羞了,天知道我听过多少遍你夸你的1146先生那套用不腻的说辞?”


 


 




真的吗?1146有些惊奇地看她,完全没发现自己第一反应根本不是反驳“有没有在一起”这件事。——这场乌龙牵手之后他第一次短暂地毫无压力克服了这20厘米的间距。


 


 


“白血球先生那么好,我怎么能不夸他呢?”3803咕哝道,声音低得像蝴蝶翅膀扇动的拍打声,右手局促不安地揪着衣角。1146这才发现牵着他的那只手不比他凉到哪里去——这真的是她一贯以来对待感谢的人的反应吗?


 


 


“即使这样你夸得也太多了,他坐在凳子上听了一下午你的无聊故事你也要提,他跟你走了一小段路你也要提,我早就想问他是不是你男朋友一样的存在了。”4201看起来完全不想回忆起被1146话题支配的送物资之路。“好吧,他总救你,他很好,你真情实感觉得他很好——这可以,但你不认为还是很过头吗?”


 


 


3803的头随着这一系列描述越垂越低,男朋友三个新字让她情难自禁握紧了1146的手那么一瞬。现在她从耳廓红到了脖子根,肉眼可见的开水温度烫得熟半只细菌。这段揭露对她来说简直是一大段羞耻play,而对1146来说未必不如此。4201每多说一个字就加大他脑子里的混乱度——其实这真的很合理,他总能巧遇她,或者是在细菌拦住她路的下一秒,也或者在某个有可能遇到爱的转角被她的小车咣一声撞个正着。她总当面拼命感谢他,没想到背地里也——真的?他所做的对她来说这般重要吗?


 


 


 


1146觉得他该解释一下现况。然而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千百倍体会到3803刚刚的心情。他该说他们不是情侣只是互帮互助的关系吗?那他还得继续解释——哦,我们牵手了,这没错,都是因为一个愚蠢的游戏。他想从专业角度口齿伶俐落落大方向4201小姐说明情况,就像他小时候在骨髓里向同学做剿灭敌人宣言一般正式,然而他现在觉得嘴不是自己的。贸然开口的话,不知道会蹦出什么十分了不得的字眼来。4201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眉毛抽抽拼命忍住一个哈欠,跟3803摆摆手说了句再见,就去找搬运二氧化碳的路线去了。


 


 


 


 


“对不起,白血球先生肯定觉得很困扰吧。”3803低头小声,“我总是忍不住就提起你的事情。”她的红帽子向下偏一点刚刚好挡住她的大眼睛,1146没办法从那角度看清楚她的表情。这话和他想说的一样,让他心里微动一下,有什么酸甜的,如同二氧化碳倒进心湖里混合出碳酸饮料的味道,悄悄冒出一点苗头来。他想告诉她不要紧,但上下嘴皮似乎被麦茶茶渣黏住了发不出声。


 


 


 


 


“……没事,这没什么好困扰的。”他为什么在回答她的问题?他该说“不不是我让你困扰了”才对。但这话过后她抿紧了嘴唇将手握得更紧,这让1146想起那天学的新词十指连心。如果这词可以解释这状况,那也许他们的心也——不,他到底在想什么。


 


 


 


半天时间,拿来工作太短,拿来散步又太长了。往来的各种细胞像条条河流,不熟悉3803和1146的忍不住侧目观望,熟悉他们的大多会心一笑装作没看见,巨噬细胞的那会心一笑简直都要开出小桃花来,以及半路上1146只挨了杀手T细胞一声大吼——“松懈的家伙!!”——1146思考了一下是回头讪笑还是抬手打招呼,最终决定装作没有听到。手黏在一起总是有种种不方便的,然而都没关系。其实1146想和她再多走走,无奈手拉手引来的目光足以让他退缩。而且,他不想让她因为这个耽误工作从而感到不开心——那是他绝不想看到的。                                                                                                                 


 


 






找到4989时,他们的手还牵着,这让4989一下就乐出声来。他仿佛见证了一出怎样搞笑的剧本一般在两个问他要解除方法的傻瓜面前笑得直发抖,半天才在3803不明所以的眼神下和1146灵魂拷问一般的审视里暂停了笑声。


 


 


 


“这种短效的东西早就没用了,你们的手抹上这玩意一小会就能松开了,怎么现在还牵着,我说你们两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146被这解释惊到,一时间甚至忘了讨伐这位国王游戏的昏君。他想松开手却突然被3803轻轻一捏,五指互握变作十指相扣,这让他的感情发酵膨胀占满整个细胞质,他低头看她,在那波光粼粼的眸子里寻得了和他一样的答案。


 


 


 


 


 ————————————————


 


 


 


红血球后记:


 


 


我,我不知道我今天做了什么……跟白血球先生们玩得很开心,然后我在意的白血球先生好像跟我想的是同样的事,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真和他在一起了????


 


 


 


END






惹 这篇暴露了我的沙雕本质 


有点自我满足吧 毕竟依旧是我想写的梗TTT


开头那句致敬了一下旧坑某篇很爱的译文的标题!



HistoricalPics:

意大利十七世纪静物画家,那不勒斯学派,Giacomo Recco对于细节光影的追求:在中间的玻璃容器上,居然将画家自己的反射也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