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舍尔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柴舍尔 CheshireX
谢谢你的喜欢

klaro:

只是草稿的我,想要变得像别人一样完整

《惜 張》:

20180822NO.57——秋日的橘

春天种下一只猫,到了秋天就会收货整箱的猫猫。被成群的小猫咪围绕,应该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温柔的橘猫和秋天更配哟~

❥_(:з」∠)_

 

https://weibo.com/3083713895/profile?topnav=1&wvr=6

尘唐:

你不是一个清醒的人,你只是自以为清醒。
微博也不是全貌的中国,你却深陷其中,自以为看透人间。
你甚至不会就事论事,却依然高谈阔论。
妄人总是在说:世界太坏了,因为它不按着我想象的模样生长 

【杰医】致深深处·续

重元:

强烈建议阅读前篇:http://yuwotongzuo.lofter.com/post/1f20520c_12a35910



  *


  艾米丽小姐,我不是不爱你了。艾米丽小姐,只是如今再这么深切地爱你,太不礼貌了,太有失风度了。


  所以你可以这么理解,我还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


  所以说人生真是奇怪啊,明明是你让我对明天有所期盼,可我费尽心思,都没办法去到一个有你的明天。


  只能到这里了,很高兴遇见过你。


  


 


   


  *


  你年少的时候,自然喜欢过每个少女都会喜欢的言情故事。


  当时正流行病娇偏执款的男主角,一往情深、不疯魔不成活,爱情成了续命的东西,在血脉中流转,表现出来就成了不顾一切的占有欲,和强迫接受的情欲。


  你也喜欢过,痴迷的情绪过去之后,还是觉得爱情不必占得那么重。


  所以你虽然很感动,但并不太理解杰克的行为。


  在生与死的界限上和死神博弈,你眼中的世界过分清晰。所有太深的东西,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都是伤人的利刃。


  这次这把尖刀对准的是别人,下一次就可能掉转刀锋砍向自己。


  你们居住在典型的英式阁楼上,醒来的当天晚上,因为死去时间不长,你的身体并没有过分僵直,在杰克先生的帮助下,你很快恢复了正常行动。


  


  随后几个月没有休息的困倦彻底掠夺了你的理智,你还没有好好道过谢,就一头栽倒在这个你生前并不熟悉的男人怀里。


  


  被抱上了床,是单人床,两个人睡有点挤,但杰克先生并不介意,他抱得很紧,小心地又一次比对了一下你右手无名指的大小。


  


  交颈而眠,呼吸厮磨。


  故事要是在这里结束就好了。


  主观唯心主义认为,物质依赖意识而存在。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能看作是个人自我的主观精神的显现。


  世界终结在睡梦中也没什么不好。


  意识破碎,光点纷飞,归于黑暗,阳光从视网膜上褪去,意识泯灭在无序的乱流中。两个依偎着睡去的人永远留在了狭窄的阁楼上,建筑塌陷,人类死去,火山喷出岩浆,大地开裂,河水纵横,石破泉出。


  沧海桑田。


  可是世界终究是切实存在的,所以你们只能在第二天早上醒来,重新回到人间。


  这人间笑时不知为何而笑,哭时不知为何而哭。


  你睁开眼睛,看见了杰克先生苍白的侧脸。他的面部轮廓深邃,嗯……发际线略有点高。


  你开始思考用什么药来保护他的发际线。


  幸好杰克先生不知道在他怀里严肃脸的你到底在想什么。


  不然你当天可能下不来床。


  


  


  


  *


  你大抵明白了自己是要嫁给他的。


  你没有什么不满的,他很好,你也应该嫁给他。


  杰克先生倒是非常不满,在阁楼上赤着脚带你跳探戈,嘴里哼着小调,完全对你期待他求婚的心情熟视无睹,一曲终了,才状似无心地说:“艾米丽小姐,你什么时候爱上我呢?”


  爱情。


  你被这两个字烫着了,故意避开话题:“杰克先生,我很喜欢你。”


  他接着问:“你最喜欢我哪里呢?”


  你想了想,诚实地说:“杰克先生,你长得好看,你对我很好。”


  他笑了,声音像雾气凝结成露水:“那我永远对你这么好,你会爱上我吗?”


  你不确定,你没有真正爱过谁,但你还是回答:“会的,我一定会的。”


  他说,那一天他会把最喜欢的歌唱给最喜欢的人听。


  你们离开了伦敦,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定居了下来。


  你重新开了医馆,邻居是一家人,丈夫开了一家小型工厂,妻子温柔,女儿乖巧活泼。


  杰克先生和里奥厂长成了好朋友,周末你们经常在一起聚餐。


  灯光和煦,美食满桌,邻居家好心的妻子还在厨房偷偷问你为什么不要个孩子。


  他们以为你们已经是夫妻了。


  你只好一推她说苹果派要糊了。过了会儿邻居的女儿笑嘻嘻地跑过来想让你帮忙看看椅子怎么修,这个话题就被冲掉了。


  你端着食物托盘出去,迎面就是杰克先生温柔的目光,看口型,他在说:“艾米丽小姐,你爱上我了吗?”


  你想,你应该是爱上他了吧。


  杰克先生已经等不及你明确地表达出爱意的那一天了,他求婚了。


  


  


  


  *


  里奥厂长开始忙了起来,整天见不到人,最多的一次你连续三个月都没见到他。


  开始邻居妻子还抱怨,渐渐地就什么都不说了。


  你也没空去管那么多,因为你要准备自己的婚礼了。


  婚纱、教堂、捧花、戒指,宴席、花童、香槟酒。


  已经提前和邻居家的小姑娘说好了,请她打扮成小天使,捧起拖曳在地的裙摆。


  杰克先生在半山腰买下了栋破旧的庄园,请人翻修,还请了律师检查产权问题。


  律师先生很出色,只是出身不太好,在重视人情的律政界多年无法再进一步。


  忙碌的日子像流水一样滑过,你多年后想记起什么来,但是什么都抓不住,就像躺在水底看水面上鲜花枯叶一一飘过,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律师先生和邻居家的妻子失踪了,带着里奥先生所有的财产。


  那天你终于见到了忙于生意,已经半年没有碰面的里奥先生,和根本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缩在毯子里的爱玛小姑娘。


  大厦将倾。


  里奥先生辛苦经营的工厂因为缺乏资金周转,很快就倒闭了,负债的数目已经大得可怕了。


  杰克先生和你商量,庄园的事情暂缓,把钱都先给里奥先生吧。


  你虽然十分渴望有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但也明白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错了,你从来没有任性过。


  里奥先生没有接受,他身材高大,短时间瘦了一圈,现在看起来像头皮包骨的北极熊,笑容勉强:“不够的,谢谢你们,但是不够的。”


  他顿了顿:“是你找来的律师,不过没关系的,很快就两清了。”


  你当时不懂他的意思。


  


  


  


  


  *


  婚礼如约在半月后举行,地点在红教堂。


  “这里曾举行过一场未完成的婚礼,据说在教堂树下能找到新娘未出口的誓词。”


  后来的游戏玩家因为这句提示,甚至罔顾游戏规则,在红教堂四处寻找这句誓词,但是都不能如愿。


  因为那句誓词已经被大火烧得一干二净了。


  里奥先生在这一天,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在教堂的这一天,举火自焚了。


  两清了,他毁了整个婚礼。他让肃穆的誓词现场像个笑话,因为所有本该祝福新人的观众都跑去看熊熊燃烧的火焰了。


  复仇、憎恨、恼怒。大火烧掉了他几乎所有的正面情绪,只留下这些深刻到可以杀人的东西。


  婚后你们住进了后来臭名昭著的温顿庄园,一场未完成的婚礼没有誓言的效力,你们约定好要再办一次婚礼。


  你本来打算收养邻居家的小姑娘,但她的父亲早就把她托付给了另一个朋友,那人看起来风度翩翩,跑了几趟,小姑娘就不再是里奥的女儿了——自然,巨额的负债也不会继承给她。


  后来你再见到她,你们已经同龄了。死亡禁锢了你身上流动的时间,在黑暗中和鲜活的生命重逢。


  你死得很惨,比第一次还惨。


  周边流民因偷窃被发现而即兴杀人,只是为了扰乱线索而故意制造了残忍的案发现场。


  你死后三年,一对夫妇重新买下了温顿庄园,在同一个地方被以同一个理由杀害。温顿庄园真是不负盛名啊。


  对了,那对夫妇的儿子你们一定很熟悉,他叫奥尔菲斯,先是一个知名小说家,后来转行做了侦探。在二十六年重返故地,和自己的另一个人格对弈搏击,试图一探真相。


  意识沉入黑暗之前,你模糊地听到了一些残缺的曲调。


  “把最喜欢的歌唱给最喜欢的人听”,真遗憾啊,听不见了。


  


  


  


  *


  下一次你醒来——讲实话你没想过自己还会有醒来的一天,是在第五人格庄园。


  你变成了一个纽扣眼的布偶,大多数时候没有自我意识,被别人操纵着在庄园内奔跑逃亡。


  求生者们等待游戏开始的餐桌就是当年你们聚餐的地方,现在已经结了厚重的蛛网,不知名的昆虫在破碎的碗碟下爬行。


  你认识了很多同伴,空军小姐、佣兵先生、园丁小姐、前锋先生。


  在自我意识短暂恢复的时间你们沟通过,你发现他们都是在死前参与过一个游戏,但你没有啊。


  这个谜团最后是被杰克先生解开的。


  彼时因为求生者集体断线,他彬彬有礼地拿着玫瑰手杖去邀请你,说想要抱抱你。


  在他怀里,你解开了他的白色面具,想看看多年前记忆里的脸。


  他没有阻止,然后你看见了一张满是烧伤疤痕的脸,五官错位,眼睛只剩下一条小缝。


  参加游戏的不是你,是杰克先生。


  同一个仪式再来一遍,要付出更多的生命和心血。这一次,他失败了。


  失控的火焰毁掉了他的脸,把他变成了怪物。


  或者说,他一开始就已经变成了怪物,因为深切、求而不得的情欲。


  爱欲如逆风执炬,有烧手之患。


  你不想救人了,你好痛苦,痛苦得哭不出声音来……对了,你的声音早就作为“永生”的代价被剥夺了。


  不要再爱我了,太痛苦了。


  请你,不要再爱我了。


  


  


  


  


  *


  就到这里吧,很高兴遇见你。


  我有一个秘密,藏在最深最深的地方。


  你猜一猜是什么?


  你一定猜不到的。看我的口型,舌尖移动,嘴型变幻三次,先是微微嘟起,再是横向稍稍拉开,最后舌尖轻轻贴在牙齿之间。


  我要回去了,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就到这里吧。


  再见。


  


  


  





诸葛羊腰子:

久远自设的麦当劳哈莉和肯德基丑爷
黄金脆皮手雷全家桶限时尝鲜价只需人命一条🍔

HistoricalPics:

澳大利亚墨尔本长大,现在美国工作生活的插画家Ilya Milstein。